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應對市場動盪下的ETF折讓與溢價:以美國為例(第一部分)

近日的市場波動導致ETF出現價格錯位。

Ben Johnson, CFA 16/04/20

重點

  • 市場波動造成不少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市場價格相對其資產淨值曾經出現極大折讓。
  • ETF投資者應了解ETF溢價與折讓的原理,並掌握最佳的應對方法。
  • 可以的話,他們應盡量避免在市場不穩定期間進行交易。如果投資者必須進行交易,使用限價盤實屬上策。對於那些不在意ETF日內價格波幅的投資者來說,擁有類似投資策略的共同基金乃是不錯的選擇。

 

投資者蜂擁買賣ETF
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投資者擔心疫情波及經濟增長與企業盈利,ETF交易量亦顯著增加。SPDR S&P 500 ETF (SPY)是美國歷史最悠久兼最大規模的ETF,近期交易量便刷出新紀錄,2020年2月28日,SPY成交額高達1,140億美元,相當於2019年日均成交額的5.6倍,佔其資產管理總額43%,創下歷史新高。根據貝萊德(BlackRock)彙編的彭博數據,從2月24日至3月13日,ETF交易量佔美國交易所全部股票交易量的38%,相對2019年,當時平均值僅為27%。如何解釋這種漲幅?

ETF是一種動態的投資組合工具,長期投資者可利用它們建立低成本、高稅務效益的投資組合。它們亦已滲透至主動型管理基金,用作維持市場倉位及管理流動性需要的一種投資工具。看淡後市的投資者,可以將它們沽空,而它們亦為固定收益市場加添額外流動性,在傳統債券市場參與者於金融危機發生後退場之際,提供了另一個入市途徑。鑑於這些基金的多元化用途及用戶群,不難理解在市場流動性面臨考驗之時,它們何以會備受各投資者關注。

前所未見的錯位
ETF交易如同股票,投資者以當前的市價買入或賣出其單位,而ETF莊家銳意令交易價格與ETF的資產價值緊密相連。莊家是ETF生態系統的關鍵,他們定出ETF單位的買入及賣出價,與其他莊家對手角力,務求從ETF交易價格與他們估計的ETF資產價值之間的差異獲利。

在正常的市場環境下,莊家承受的風險很小,卻有充分價格空間讓他們從ETF買家與賣家之間的交易差價中獲利。然而當市場現況不算正常,莊家面對的風險倍增,它們的定價能力更備受考驗。這導致一眾莊家為ETF組合定價時顯得舉步維艱,在危機重重的情況下,他們提供的買賣盤差價變得更闊。

在市場剛出現動盪之時,ETF仍能安然應對風暴,儘管買賣盤差價、溢價及折讓較以前擴大,但它們仍處於正常範圍。

在3月9日那週,市況變得越來越波動,眾多ETF價格開始與其資產淨值脫軌,這歸因於多個因素,但國債市場的動盪卻最為關鍵,其影響是直接而顯著,Vanguard Total Bond Market Index ETF (BND)、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及Schwab U.S. Aggregate Bond ETF (SCHZ)於3月12日的收盤價分別較該基金的資產淨值折讓6.2%、4.4%和6.3%,這情況遠遠超出了正常範圍,這些基金從未出現過如此大幅度的折讓。

需要明確指出的是,此現象並非只出現在上述基金,普遍基金亦存在大幅度溢價與折讓。更為極端的例子,就是VanEck Vectors High-Yield Municipal Index ETF (HYD) 於3月12日的收盤價,較其資產淨值足足折讓了19.3%。我舉以上三檔基金為例子,原因是它們作為固定收益市場提供高流動性的產品中,規模位居前列的基金。BND是全球最大債券基金的ETF股份類別,任何人(包括我本人在內)都從未預料過這些基金在充滿恐慌的市場中,會有如此表現。

一眾投資者對此有何見解?他們又該如何應對?在探討細節之前,我認為值得在本文第二部分,在ETF溢價與折讓的基礎上溫故知新。

作者簡介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Morningstar環球被動型基金研究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