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投資有時候無知就是幸福

本專欄最主要的觀點:避免去分析股市的走勢。

John Rekenthaler 26/11/18

假定:美國經濟成長歸因於川普總統的領導
最近,我無意中聽到有人將市場的經濟力量歸功於總統。在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的領導下,企業重新展現「動物本能」,企業信心也受到了提振,而這個現象創造了就業機會,進而使得股市上漲。此外,公司也受益於1月份的減稅政策。

這種說法難以被證實。沒有人能夠衡量企業高層的動物本能,也不能輕易斷定單一因素對於經濟的影響。即使自1月以來美國的就業成長加速,但直接將這個變化歸因於稅收法案就只是個推斷。而當上述事件沒有發生時,就直接推斷股市會上漲,則更待商榷。

11月7日的股市表現可以作為這個前提的一種可能檢驗方式。如果企業已經因為總統所實施的政策而受到鼓舞,那麼他們可能會對11月6日的選舉結果感到失望,因為選舉結果徹底扼殺了進一步減稅的可能。但事情並沒有這樣發生,股市還大幅上漲。

有關兩黨競爭的理論
並不是說反對黨應該宣稱勝利。那些聲稱股市上漲是對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勝利表示致敬,而不是對共和黨保住了參議院感到高興,這些話都已不再可信。這兩種說法都沒有多大意義。如果有意義,選舉結果就意味著投資人希望聯邦政府陷入僵局。

另一種解釋是,股市飆升是因為市場確實希望政府陷入僵局。分裂政府中,理論上兩黨會達成一種妥協,而兩黨的執政效果會比只有一黨執政的效果還好。這個說法無法令人信服。因為眾議院將對行政部門進行一系列調查,而當調查開始時,川普總統表示他將採取全面應戰的態度。所以看來,兩黨似乎很難達成妥協。

大多數記者報導,11月7號股市上漲的理由是因為選舉結果消除了選舉的「不確定性」。這個說法對我來說一樣不可信。因為選舉必定會發生,而且結果也必定會落在一個狹窄的可能範圍內,也就是兩大黨各據參議院和眾議院。那到底是什麼已經存在的不確定性被消除了呢?

不要去預測股市
本專欄最主要的觀點:避免去分析股市的走勢。股票沒有辦法被採訪,所以它們無從解釋起為何股市會這樣表現,想用科學去解釋也不可能。剩下的,就是能夠輕易被解構的故事,但故事就是說了很多,卻很少陳述現實。

這聽起來很簡單。因為市場波動訊號都不可靠,所以我們要學習不在意股市波動。雖然,人們可能還是會嘗試解釋無數次投擲硬幣的結果是否存在著任何模式,如果前八個擲硬幣的序列是正、正、正、反、正、正、正、反,這並不意味著下次投擲結果一定是正面,或說就一定不是反面,因為並沒有模式存在。

這樣的推論並不完美,因為與擲硬幣不同的是,人們依照目的行動。股票市場上漲或下跌的原因有很多。然而,若是這些原因不能被理解,或是可以被理解,卻沒有包含其他資訊——舉例來說,當每月通貨膨脹率高於預期時,股市就會下跌,儘管股市真的下跌,也不意味著這個資訊就有用。或許從市場的走勢之中好像能解讀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但實際上並沒有。

改變習慣
然而,根據我的經驗,這個教訓學來不易。我花了多年的努力觀察道瓊工業平均指數的每日變化,試圖找出當天指數變化的背後原因。也許市場早已發出了信號?也許期待已久的整盤終於開始?或是相反地,最近一次為期兩週的經濟衰退意味著下一個熊市的來臨?

破除這種習慣必須承認自己的錯誤。這意味著,每當市場按照我的預期行事時,根據我對茶葉在熱水中展開的觀察心得,每件事都是隨機的,所以市場也總會有我沒有預測到的時候。我並沒有任何有用的資訊,其他人也沒有。我們成功預測的顯然是隨機事件,就如同我們預測到硬幣會出現正面,而若我們早點認知到我們沒有辦法預測隨機事件的結果,我們會更聰明一些。

更多要學習的事
這讓我想起近期的另一次談話,有個投資人告訴我,她在每個交易日都會檢查她的投資組合三次。而她聽到我超過一個星期沒有這樣做,感到非常驚訝。事實證明,她跟我講這件事的時候,股市是個多事之秋:道瓊指數下跌了1000點。但是就算我知道這件事,我能學到什麼?她可以從她每天三次的檢查中學到什麼?

我想沒有。或許比什麼都沒有學到還糟。因為我們總是有機會去密切地監控股市變化,並試圖思考這些變化的意涵,而這使我們去交易自己的投資組合。在沒有交易之前,也許檢查股市變化的這個行為的期望值是零,但你承作交易之後,因為稅收和交易成本,期望值反而變成負數。更糟糕的是,這類交易引起的焦慮最終可能會讓投資人減少持有股權。

當然,我並不是對於這類衝動毫無感覺。如果股市暴跌,如同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那樣,這還是會引起我的注意。但我是否會根據這些資訊採取行動尚不清楚——除了一些稅務虧損的資產售出,我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沒有進行任何交易——但我肯定會調查股市下跌背後的原因。如果沒有試圖了解其原因,而假裝股市沒有下跌似乎不太負責任。

這種顧慮可能是個錯誤,而不能帶來任何收穫。我認為理想的投資人甚至不會為災難而感到緊張。因為他明白,試圖從大型股票市場走勢中解讀出線索,並不比從小股票市場走勢中解釋出線索簡單。因此,他拒絕所有這樣的分析,他的生活如往常進行,持有相同的投資組合,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件或是災難一樣。

不過,真的很難找到完美的人,甚至可以說沒有人是完美的。

英文全文連結請按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is 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for Morning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