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為什麼收益不等於收入?

本專欄要討論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如何衡量投資的配息。

John Rekenthaler 06/11/18

說到配息
本專欄要討論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如何衡量投資的配息。這種配息通常被視為殖利率,也就是這些證券現在能產生的現金。從一個合乎邏輯的始點開始;如果只有一種計算配息的方法,那麼就是看殖利率了。

然而事情還沒結束。一個成功的投資可能會隨著時間增加配息,但特別失敗的則是可能出現違約,而不再產生任何配息。後一種情況相信大家都很了解,恐懼的教訓總令人印象深刻。但前者則較少被關注,許多追求配息的投資人就會從符合其最低信用標準的證券中,選擇殖利率最高的投資,而成長性永遠不是考慮的因素。

這可能是個讓你收穫滿滿的好方法。高配息投資會維持投資組合中有一塊穩定的配息率,但不會帶來成長。然而,這不是追求配息的唯一方法--在許多情況下,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做法。

實際故事的分享
同事的父親很富裕,領到的養老金足以應付日常需求,還擁有自己的投資組合。他應該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在風險承受範圍內買入股票。持有股票可以讓他有機會在未來獲得更多配息,也不會被迫在不適當的時點脫手投資標的,因為他不缺這筆本金。然而,他的父親把所有錢都放在目前殖利率最高的投資上 –多是以債券和另類投資為主。

立即領取現金
下面的圖表可以說明他的想法。將標普500指數每月的股息殖利率與10年期國債的息票利率自2009年夏季開始進行9年期的比較,(數據來自諾貝爾獎得主Nobel Laureate Robert Shiller。)這兩種殖利率在多數時候都是差不多的。如果兩者能創造相同的收入,那我們為什麼不選擇在晚上睡個好覺,反而要購買有風險的股票呢?

但值得注意的是,股票配息與國債殖利率間的關係隨著時間有很大的變化。有人認為這兩者是連動的,也就是當其中一方上升時,另一個也會同時上升。

但事情並非如此。直到上個世紀中葉,股票配息率通常高於國債殖利率;但二者都出現下滑,到了20世紀90年代中期,二者的殖利率都比以往低得多。現在,除了波動比較大外,兩邊都處在接近的一般水平。

殖利率:標普500對比10年期國債

兩條線都呈現鋸齒狀,因為殖利率的計算是以證券(或指數)的市場價格為分母,波動性是否相關取決於具體情況,而進場的時間點非常重要。自2009年7月開始投資10萬美元在10年期國債的投資人,每年獲得3,560美元的收益,但股市投資人等了15個月卻只獲得2,540美元的報酬,這在整個投資期間內造成了超過10,000美元收益的差異。

波動性對獲利了結也很重要,儘管它對兩者造成的影響是相反的。在2009年夏天購買國債可能會得到相對較高的配息,但賣掉的收益則相對較少。同樣的,在2009年夏天殖利率相對較高時緊守投資的人,在2010年末殖利率較低時售出則會有不錯的收穫。交易為波動性賦予了意義。

然而,如前所述,我同事父親的投資富有靈活性。在投入資金時,他可以分批買進,以降低在錯的時間入場的風險。他也沒有將這些資產變現的需求。因此,他可以很大程度的忽略殖利率的分母。他的投資關鍵不應是市場行為,而是分子發生了什麼事。

晚些獲得報酬
事實證明,分子的軌跡更穩定。下圖描繪了兩筆投資收入的增長,它們的初始花費都是10萬美元。10年期國債的收入沒有增長,如前所述,它每年都會配息3,560美元。相比之下,股票市場的配息穩定成長,一開始2,674美元,然後來到5,449美元。

投資收入的增長:標普500對比10年期國債

在九年的期間內,兩種策略產生的收入大致相等。總體而言,股票股息略高於國庫券配息,但由於票券的配息優勢是發生在早期,這筆錢的時間價值平衡了差異,將比賽打平。

但從現在開始,情勢的發展開始出現變化。股票股利必須下跌40%,股票投資人的收入才會和國庫券持有人相同,但這種可能性非常低,因為即使是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期,股利自高峰下跌的幅度也僅有25%。

或許有人會抗議我為了驗證結果,故意從股市的谷底開始,而且是選擇9年期的分析,而非常用的10年,這有部分是事實,但也並非全然。如前所述,本文的重點不是探討股票市場的行為,因為就算是用2008年夏天當起點,股息收入的走勢圖看起來仍大致相同。

想扭轉這兩種投資間的差距,或許只能等國庫券的殖利率超過4% - 高於此後任何時間點,但我認為在假設完美的投資時機下進行研究並不合理!

英文全文連結請按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is 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for Morning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