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避免讓行為錯誤使你的財務計畫出差錯

希望可以就藉由協助投資人思考他們的目標,來幫助他們找到一種簡化財務生活的方法。

Christine Benz 11/10/18

Christine Benz:嗨,我是晨星的Christine Benz。投資人如何避免自己犯一些常見的心理錯誤?Brian Portnoy在這和我們一起討論這個話題和他的新書——《財富幾何》(Geometry of Wealth)。

Brian,謝謝你今天來到這。

Brian Portnoy:Christine,很高興來到這裡。

Benz:身為晨星的前分析師,你至今已經寫了幾本書,最新的一本《財富幾何》正是一本個人理財書,希望可以就藉由協助投資人思考他們的目標,來幫助他們找到一種簡化財務生活的方法。

在書中,你提及許多行為財務學,和一些財務生活中我們常犯的行為錯誤。我們可以依序來討論你認為可以幫助投資人管理財務的常見問題。你說過,對很多人來說,沒有在一開始就開始就是個大問題。

Portnoy:我們傾向於關注於在我們面前的事物。這就是我們對外在事物的思考方式,而且這也很合理。談到金錢和投資,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什麼——投資市場。我們的手機螢幕底部的自動通知都是引人注目的頭條新聞。作為投資人,我們常常被日常的雜音影響。我認為,實際上大多數投資人所犯的最大錯誤,並非在一開始就造成。

在整個過程的開始就沒有打敗市場,或理解股票﹑債券或類似的東西。所以我們退而求其次,詢問自己:「我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真正讓我開心的是什麼?」,我在書中提出了一個名為「儲蓄滿足」的概念。

Benz:我喜歡這個概念。

Portnoy:謝謝。

Benz:讓我們來深究其理。

Portnoy:這是我們真正想要解決的問題,以及我們真正想要回答的問題是,「在未來,我過得好嗎?」﹑「在未來,我和我的家人過得好嗎?」。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首先,這並不是關於金錢的問題,而是一個更廣泛的哲學問題——我們希望透過我們日常相處的人,透過確定自己的生活道路,透過職場上的表現優異,透過對某種「超越自我」的東西產生連結,進而得到滿足感。令人沮喪的是,我們可以思考那些空想般的哲學問題,但金錢不可避免地需要列入我們的考慮之中。我們需要承擔生命意義的來源。「儲蓄滿足」,這個詞是為了幫助人們理解到這樣的一種觀念——專注於滿足,但從實際的角度來看,為了要到達那個境界,你需要在物質生活有一定的水準。

Benz:「儲蓄滿足」的概念顯然是我感到滿意的事物並不一定是你會感到滿意的事物。你會如何建議人們去思考他們要尋求什麼樣的滿足感,然後他們如何讓自己的財務狀況與這樣的滿足感保持一致?

Portnoy:是的,並沒有一種固定的解法,或任何一種情況都能夠一概而論,這個答案因人而異。不同的重要因素使你的生涯發生變化,無論是你共處的社群﹑你與他人的聯繫、你在職業生涯和你的職業所付出的努力和認真、你未來的規劃,以及你在決定要如何揮灑色彩和擁有自己的故事。

如果你反思生活,你就會意識到,那些來來去去的事物、所有的潮起潮落以及各種形式的滿足之間存在著不同關係。我們不應該試著將其視為一種運算方式。我們應該試著以這個心態來思考——我們的故事隨著時間而變化,我們是自己故事的作者。我們掌握著自己的生命,做我們想做的事,去我們想去的地方。一旦我們有了這個心態,那麼我們就可以深入了解自己的財務規劃,並為其奠立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Benz:我認為這個問題的重要部分是:我周圍的人正在做什麼,而他們將哪些事定義成自己滿足感,因此我不應該將他人追求滿足感而要從事的事類比為我的滿足感所要從事的事。如果我的鄰居正在安裝噴水滅火系統,但我不一定要這樣做,對吧?

Portnoy:當然。社會關係定義了人類的經驗歷程。這是一件非常正向的事情;但有時我們感到嫉妒,這是一個負面的影響。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別人的道路不是我們的。我們當然可以尋找一個典範的人做為我們的目標,但這不一定就是我們前進的方式,規劃自己的故事就是開始「儲蓄滿足」之路的關鍵或第一步。

Benz:我想探討的另一件事是「有目標」、「有財務目標」和「有計劃」之間的區別。你說過,這是另一件人們可能失敗的原因,他們可能只知道目標,卻不能將其轉化為計劃?

Portnoy:不幸的是,實踐這件事的確有其難度。如果你考慮目標,我們可能一致同意大多數人想擁有一個美好的家、能夠支付孩子的大學學費、安然退休,而退休顯然最為重要。擁有這些目標是件很棒的事。事實上,很多人甚至都沒有想過這些目標;雖然有目標並不等於可以制定出相對應的計劃。

一般來說,我在銀行存錢,然隨著時間過去,銀行裡就有一些積蓄來支付我未來的花費。如果你認真看待這些目標,而不是僅僅是紙上談兵,藉由制定出不同難度級別的財務規劃,可以真正增加你執行計畫的可能性。

Benz:你也必須排出目標的優先次序。沒錯,因為你可能有很多目標,但並非所有目標都可以實現。

Portnoy:是的。我認為許多人在思考優先次序的時候,並沒有深入去考慮風險或風險管理。我們的大腦思考方式是:最小化後悔的程度,而不是透過極大化快樂來實現更高水平的快樂或更深層次的滿足感。我們生來就是厭惡損失的生物,損失100美元的痛苦是得到100美元的快樂的兩倍。無論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損失厭惡」的原則,它都促使著我們做出決策,以及我們回應那些決策產生的結果。

我正在思考你的職業生涯計劃;你想成為一名員工還是企業家。所有那些思考風險的問題,都是極小化後悔的好方法,而這方法可以為你開闢一個開放的空間,讓你去追求遠大的目標。

Benz:考慮到風險最小化,不僅僅是我的投資組合要風險最小化,我的財務生活的其他面向也要風險最小化。

Portnoy:風險聽起來像是一個僅適用於投資組合和投資的技術詞彙。普遍來說,我所談的風險是指事情不按計劃進行的可能性。當事情沒有如期望的方向進行,我們就得要去適應這些生活中的曲折和轉捩點,需花點時間來思考,如果事與願違,我的反應會是什麼?

Benz:必須考慮到生活所有的面向,不僅僅是資金分配,還有你的時間分配、人力資本分配以及其他。

Portnoy:是的。你常寫到時間資本和人力資本,它們都是非常重要的資本形式。我們有時不喜歡為許多事分配資本。但是我們所投資的標的,隨著時間過去而成長,我們可以將其用來購買我們想要的其他東西。所以,我們必須認真對待它們。

Benz:是啊。書中有個大而清晰的主題,而我也是這主題的忠實信徒——不要陷入複雜,試圖去簡化的想法。這是一個常見的錯誤,我在處理財務相關的事物時,就常常看到人們陷入他們的想法,而讓事情變得更複雜。我們就來探討這個主題。

Portnoy:這真的是很大的主題。市場非常複雜。股票、債券、基金和ETF以及我們可能投資的所有工具都非常複雜,而市場上存在著一種誘因使得事情變得更複雜。事實上,我們可能會發現投資、保險、財務規劃和其他因素都很複雜。

Benz:的確。

Portnoy:但我們可以迅速應對這些事。我在書中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探討一些簡單的原則或想法,來簡化我們的投資生活。我堅信,我們希望自己的投資組合實現期望,因此我們需要設定和管理期望。當我們說,我想要擊敗市場,或者我想選擇一個比其他人做得更好的投資標的——老實說,那些並不是個完全合適的期望。我們真正想做的是儲蓄滿足。藉由將投資組合與我們的目標互相串連起來,而不是單純的找一個基準來作為我們的期望。我們的基準應該是我們的生活而不是市場。

因此,報酬率的潛力、歷史投資的波動性以及類似的指標,都是我們可以關注的基本面的因素。例如,波動性——你會聽到華倫巴菲特和其他人說,波動不是風險,只是永久性的資本損失。請容我不同意此觀點,因為當市場變得不穩定,我們的投資組合呈現上下波動時,我們更有可能在底部賣出。因此,我們將投資組合脫手,但當它反彈時,我們就會被排除在市場之外。如此一來,我們實現目標的可能性就小得多。因此,波動是一種情緒風險,我們應該非常重視。

Benz:這本書以幾何形狀建造而成。你已在書中討論了此方形的兩個組成部分。你談到了波動性以及成長率/報酬率的潛力。讓我們來談談的另外兩個角,以及為什麼投資人在考慮投資組合時要牢記這些。

Portnoy:我們要牢記在心,這裡的主題是簡化複雜。方形的四角,就是設定期望的四個原則。除了成長的潛力和情緒的波動,還有一些我認為合適的東西。我想業界人士會把它稱為「相關性」。從技術性的角度來看,相關性並不穩定,因為其中有太多細節。作為個人投資人,我們需要做的事就只是思考。是否合適在我的投資組合中添加其他標的?我是不是重複投資在同一個標的?我們傾向於一遍又一遍地購買同樣的東西。就像,當我們去Costco或Nordstrom時......

Benz:的確是。買了黑褲還是......

Portnoy:是,我們一遍又一遍地購買黑褲。比如我喜歡成長股,我可能不只投資一個成長型基金,甚至還投資了四個完全相同的基金。

Benz:我看到了很多這樣的情況。

Portnoy:我們傾向於認為我們的投資組合已經風險風散,因為我們擁有四個成長型基金,而非一個,但其實我們承擔了四倍的風險。

Benz:而且還增加了複雜性。

Portnoy:還增加了複雜性。很多時候投資組合並不是風險分散,而實際上只是增加複雜度而已。

方形的第四角就是我所說的「靈活性」。也就是業界所稱的「流動性」。我真正想談論的是改變主意的能力。在儲蓄滿足時,我們追求適應能力。生活並不總是按計劃進行,因此,你需要不時地調整。當投資組合的風險即將到來時,我們是否能夠改變主意,不僅是遠離風險,或者是迎向機會?

但是靈活性指的並不是每天都在交易,擁有這種靈活性並不是一件好事。一些沒有靈活性的人,反而在投資上獲得更好的回報。我想問的是--你是否是一個會堅持計劃的人?而這非常取決於個人的決定。

Benz:以上就是方形的四角?

Portnoy:是的。

Benz:Brian,這本書裡有很多很棒的見解。非常感謝你能來到這裡。

Portnoy:這是我的榮幸。

Benz:謝謝你的收看。以上是晨星,我是Christine Benz。

 

 

作者簡介 Christine Benz

Christine Benz  

Christine BenzMorningstar個人理財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