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投資高收益債券前要思考的六個問題

目前高收益債對部份投資人越來越具吸引力,但高收益債並非毫無缺點

Karen Wallace 05/10/15

高收益債券最吸引人的特色,一如其名,不外乎能提供較投資等級債券為高的收益率。此外,對於國債而言,高收益債券的表現與廣義的債信市場、經濟前景,或企業發展前景的關聯性較高,但與升息的敏感度較低。今年以來,美國銀行美林高收益債券指數已下跌2.73%(截至2015年9月28日),對部份投資人來說,目前高收益債的價值水平,為理想的投資機會。

然高收益債券也有缺點,像是與股票表現相關聯性甚高即為其中之一。以下我們提供一些考量面向,以幫助投資人,了解在自己的投資組合中,配置高收益債券的意義,及高收益債券應配置的比重。

1) 甚麼是高收益債?

首先,一個入門的觀念:依據標普(S&P)的信評方法,高收益債券指的是,投資信用評級為BB,或者該評級以下的債券。若依據穆迪(Moody)信評,高收益債券指的是,投資信用評級為Ba,或者該評級以下的債券。這些低於投資等級信評的結果,是反映債券發行者因為債務槓桿比例較高,同時/或者有較高企業風險的情形。這類型的債券,時而被認定為垃圾等級債券,通常以支付投資人較高的利息,來吸引並增加投資人承擔額外風險的意願。

2) 投資人目前是否已曝險於高收益債券?

投資人在決定是否要新增/增加高收益債券的曝險部位之前,第一要務就是:先行檢視目前投資組合中的資產配置。如同我們的個人理財總監Christine Benz所言,許多投資人可能已於現有的投資組合中,持有非投資等級債券,因為現今已有許多債券型基金,將觸角伸入非投資等級債券中。一般來說,中天期債券型基金約有7%的比重,佈局於評級為BB或其以下評級的非投資等級債券,甚至部份同類型基金,持有超過7%的高收益債券。

被歸納於非傳統型及跨產業債券型基金組別中的基金,通常有較為顯著的比重配置於高收益債券。如果投資人現有的投資組合中,已有相當的比重曝險於高收益債券,那麼他們可能並不需要特別申購單一高收益債券型基金。

3) 投資人目前的投資組合,是否已與高收益債券有相關性?

即使投資人的投資組合中,並沒有高收益債券的直接曝險,但對高收益債券有興趣的投資人,仍應了解高收益債券與股票表現的相關性甚高。事實上,過去十年間,非投資等級債券與股票走勢的相關聯性,高於它們與投資等級債券表現的關聯性。美國銀行美林高收益債券Master II指數(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 High Yield Master II Index)與晨星美國市場指數(Morningstar US Market Index;代表約97%可投資的美國股票指數)於過去10年間,彼此之間的關聯性為0.75。相反的,相同期間內,美國銀行美林高收益債券Mater II指數與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 未包含高收益債券)之間的相關性僅有0.26。

若以五年的期間來看,高收益債與美國股票之間的相關聯性,高達0.79,但投資等級債券及高收益債券之間的相關聯性則僅0.18。於同期間,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與股票之間的關聯性則為反向關係(-0.19)。

4) 投資人能忍受波動度嗎?

投資人必須要謹慎評估自身的風險承受度,尤其是針對債券的信用風險。疲弱的商品市場(以能源產業為最),約佔美國銀行美林高收益債券Master II指數的13%,已影響到高收益債券的表現。如同我們分析師Sumit Desai於近期指出,過去五年中,許多像是探勘及負責生產的能源相關企業,在原油需求量及油價將會居高不下的假設下,進行大量的貸款融資,但隨著國際原油價格的大幅下跌,能源產業的違約風險也逐漸浮現。因此,Desai提醒高收益債券的投資人,需要對陷入困境的能源產業保持警覺性。雖說如此,整體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仍相當低,我們的公司債券策略師Dave Sekera,則預期整體違約率將會維持於低水平。

對許多投資人來說,高收益債券與股票間的相關性,及其潛在的波動度與違約風險,並不足以吸引投資人特別投資於該類資產。根據領航(Vanguard)於2012年12月所做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一個傳統的投資組合中,對高收益債券進行市場加權比重的配置(目前低於美國債券市場的7%),並不會對該投資組合有負面影響,但也不會有強化該投資組合的現象。但該研究亦指出,伴隨著較高的高收益債券配置比重而來的下跌風險,卻往往會超過分散投資組合能帶來的優點。

如果投資人希望自身的債券配置,能提供分散股票投資風險的效果,並且在股市面臨大量賣壓之時,能提供足夠的防禦性,那麼投資等級債券或許是投資人較為理想的選擇。

另一個考量則是,高收益債券型基金在面臨即將升息的環境會如何表現。過去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高收益債券的表現主要受到違約率,及企業基本面所驅動,較少因利率變化而影響。然如同Desai所言,聯準會的零利率政策,已讓許多債券投資人降低對利率表現敏感度較高的傳統式債券(如:國庫券)之青睞,並進而轉向對信用評級較為敏感的高收益債券。因此,在即將升息的環境中,高收益債券容易面臨沉重的賣壓。

5) 應該配置多少比例的高收益債呢?

儘管有上述的多項考量,但仍有許多投資人認為,高收益債券有利於投資組合的表現。高收益債近期的疲弱表現,及國際原物料與能源價格的下跌,都讓高收益債券保有深蹲再跳的潛力。不僅如此,Desai亦指出,高收益債目前的價值水平,較過去合理,也創造了吸引投資人進場的機會。

Desai亦提到,投資人要把高收益債視為投資組合中,一個長期的策略投資,而非短線的投機交易。他亦強調,當考量投資高收益債之時,投資人不妨跳脫原先的框架,脫離傳統70/30或60/40的股票/債券投資組合配置模式。

不同的資產類別,會有不同的風險屬性,並提供相對報酬表現的機會。高收益債連續10年的風險/報酬,較標普500指數來的出色。投資人能透過高收益債獲得高額報酬,也能在波動度較低的條件下,持續累積收入。Desai建議投資人,在高收益債券市場中,要挑選評級較高的發行者或產業,不要貪圖殖利率,要專注於高收益債券的評級,投資人將能在波動度較低的前題下,獲得理想的報酬,也能同時享有複利效應。

我們北美投資管理團隊的策略資產配置首席Brian Huckstep同樣認為,高收益債券應於投資人的投資組合中,扮演一個長期的資產配置角色。他解釋,「高收益債券適當的結合報酬、波動度,及相關性,因此能有效的改善多重資產投資組合中的夏普值。一般而言,我們為美國投資人規劃的長期高收益債券資產配置的最高比重約為9%,但短期上因為市場充斥著不安,及追求短線的投資氛圍,因而壓抑高收益債券價格,並擴大高收益債券殖利率的利差。」

不論如何,投資人決定於投資組合中,要配置多少比重的高收益債券,須視投資人的個人偏好、風險承受度、計劃投資多久,及對該資產類別前景表現的看法而有所不同。高收益債券通常並不會被納入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等知名的投資等級債券指數中,也不會被納於以該指數為基準指標的基金中,但也為如此,對於希望完全曝險於債券市場的投資人而言,或許可以考慮配置部份比重於高收益債券,同樣的,我們目前建議該投資比重要低於佈局於美國債券市場的7%。

6) 投資人可以如何投資高收益債券?

許多人認為高收益債券的低流動性、不易對其進行研究了解的特性,及為分散持有單一債券所要承擔的違約風險等因素,對投資人來說,或許利用共同基金或ETF來投資高收益債券是較佳的選擇。

比較主動式基金與指數型基金來看,高收益債券能為主動式管理增加價值。雖然,ETFs的費用相對較低,流動性也較高,但仍有些投資人擔心會出現流動性搓合錯置(liquidity mismatch)的結果,進而衍生出投資風險。換句話說,高收益債券ETF的流動性,較其所屬的債券市場流動性為佳。

然而,我們的全球ETF研究總監Ben Johnson則認為,上述所提的各種擔憂,都起因於投資人對ETFs的操作方式一知半解之故。Desai則建議,暫時將流動性的不同意見擱置一旁,若從高收益債券ETFs的結構設計來看,該類型商品的潛在風險為,它們會投資於具有高槓桿財務操作的企業。除此之外,Desai也建議投資人要避免挑選過度追求殖利率,偏好佈局於投資評級較低的債券的基金;或者投資標的多為追隨潮流(如:能源產業)的債券型基金。

作者簡介 Karen Wallace

Karen Wallace  

Karen Wallace, CFP® 為投資者教育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