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全球投資市場回顧及展望(2019年11月)

儘管地緣政治風險仍高,目前投資人對於中美貿易戰危機化解的可能性(即便只是部分問題被解決)變得更加樂觀,增長型資產因此受益。

全球投資市場展望

儘管地緣政治風險仍高,目前投資人對於中美貿易戰危機化解的可能性(即便只是部分問題被解決)變得更加樂觀,增長型資產因此受益;而全球經濟復甦的展望以及對防禦型資產的需求減少,導致債券市場出現拋售潮。若是地緣政治風險不再干擾企業和投資人的信心的話,2020年還是會見全球經濟持續增長,雖然下行風險仍然存在。

全球債市回顧

全球債券及股票市場一如既往地迅速反映投資人對全球經濟成長的看法。過去一個月,市場情緒已有顯著改善,主要是因為美中貿易摩擦可能在某些爭議項目上獲得緩解。最新(11月)美銀美林(BAML)對大型基金經理的調查表示,基金經理人的期望值有顯著提高。10月份市場上大多數人的投資情緒還是較為悲觀的(-34%),但在11月已轉為稍加樂觀(6%),這也是20年來最大的月變化。

債券殖利率也隨即反彈: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目前為1.83%,遠高於9月初低於1.5%以下的週期性低點。其他主要債券市場的殖利率也有所回升。例如,日本10年期公債殖利率於9月初時幾乎接近 -0.3%,而現在來到 -0.07%。

近期殖利率增長的幅度還不致於侵蝕掉年初急遽累積的資本利得,且該資產類別績效表現依然領先。以美元計價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年初迄今已上漲6.1%。

全球債市展望

推動債券殖利率上升的原因,主要來自於投資人對全球經濟前景越加樂觀的情緒,這可能促使未來幾個月殖利率進一步的攀升(假設美中貿易談判不會遭受重大挫折)。

另一個推升殖利率的因素為聯準會暗示將停止寬鬆性貨幣政策。 聯準會於10月30日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下調了0.25%,目標利率區間為1.5%至1.75%,同時確切表示降息雖是為了經濟增長能處於合理的發展區間,但這也是本次寬鬆週期的最後一次降息。期貨市場也顯示短期內進一步寬鬆的可能性很小。目前FedWatch利率工具的數據顯示,最有可能的情況是:2020年中前,聯準會將保持利率穩定,但不排除在2020年下半年降息一碼的可能。

《華爾街日報》在最近一次(11月)做的調查顯示,未來幾年美國債券殖利率將溫和上升,在2020年和2021年將各上升約0.25%。在極度寬鬆的貨幣市場環境–歐元區及日本 – 對殖利率回升相當不利,即便近期殖利率有些微回升,仍有下滑的可能性。

雖然貿易戰仍存在風險,只要全球經濟體不再遭受重擊,看起來似乎有望脫離低利率時代。債券仍具資產防禦功能,尤其臨近美國總統大選之際,債券價格不太可能受挫,但以目前經濟走勢來說卻是不利於債券的。

絕大多數的BAML的基金經理人認為,股票將是明年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擁有不錯績效的債券投資人應該不多見,在過去一個月中,他們已減少對固定收益型資產的配置。有趣的是,「債券泡沫」是被這些基金經理人選出的第二大投資風險(僅次於貿易戰)。投資人不管在任何價格都追求收益情況下,加上全球央行採取積極的(和非傳統性的)寬鬆貨幣政策,債券價格已經無法繼續維持在這個水平,逐步控制遭高估的債券價格是可想而知的發展。

全球股市回顧

本月股市表現亮眼,聯準會近期的降息措施,以及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的跡象皆令全球股市受到鼓舞。媒體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美國S&P 500指數創下新高,該指數在10月21日創下新高,此後持續走高。雖然全球股票較少被關注,但它們也達到了歷史高點。以美元計價的MSCI世界已開發國家指數在11月1日創下新高(超過2018年1月26日的高點),此後同樣持續上漲。

年初迄今,MSCI世界已開發國家指數上漲了21.2%。美國市場持續推動全球股市上漲 – 美國除外的話,MSCI世界已開發國家指數僅上漲15.6% – 歸功於標普500(上漲24.3%)和納斯達克指數(上漲28.6%)強勁的上漲力道。歐元區和日本股市也表現良好,在主要市場中,唯一明顯落後的是英國股市,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使富時100指數表現相對落後,僅上漲8.5%。

新興市場的表現則不及已開發國家:以美元計價的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漲了8.6%,主要的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上漲了10.5%。俄羅斯股市一直是驅動上漲的主力,美元計價的MSCI俄羅斯指數上漲了34%。此類型資產本身具有相對的政治不穩定性,尤其是近期發生在智利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在此之前智利一直被認為是拉丁美洲政治經濟相對良好的罕見例子。年初迄今,美元計價的MSCI智利指數下跌了18.1%。

全球股市展望

全球經濟展望大致不變,即使聯準會已經表示目前不會有進一步動作,股票市場仍受到全球央行政策帶來的資金流動性以及持續溫和增長的商業活動所支撐。然而,這個假設取決於持續升溫的風險包含難以精準預測的地緣政治風險。

經濟活動仍維持適度擴張,市場持續關注貿易戰對美國和中國的影響。

好消息是,到目前為止兩個主要市場似乎都未受到太大影響。在美國,有關就業、工資增長和消費者支出的最新數據都是樂觀的。中國受到的影響似乎較大,根據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經濟成長速度比以前要慢,但絕對成長的速度仍相當強勁。 10月份的工業生產成長較去年同期上漲了4.7%,固定投資則增長了5.2%。

然而,負面消息是,貿易爭端的不確定性及其附帶的潛在損害範圍已經對其他地區造成影響。最新的(10月)J.P. Morgan全球綜合指數(J.P. Morgan Global Composite index)匯總了世界各地的商業調查報告(包括紐西蘭和澳洲的調查)表示,全球商業活動雖持續增長,但速度緩慢。「全球經濟表現在今年最後一季的開頭並不好。在當前的七年經濟擴張期中,產出增速已放緩至這個週期倒數第二的水平。新訂單的流入也以慢速在成長,而失業記錄也為近十年來的高點。」

I.H.S. Markit(J.P. Morgan的國家指數調查機構)一年會進行三次的全球商業前景調查。調查發現:「全球企業的前景變得更加黯淡了……自2018年初達到巔峰以來,市場情緒不斷在惡化,最新調查顯示,在貿易緊張局勢、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家具以及對經濟放緩的擔憂中,市場信心進一步受到破壞。」

儘管受訪企業還未達到衰退的水平(仍在溫和獲利階段且持續的成長中),但此時顯然不是企業能獲利的良好環境。受訪者仍預計利潤可有小幅增長,但他們並不像往常一般樂觀:「企業獲利展望在6月的調查中已經急劇下滑,在10月又進一步下降,6%的預期淨利不僅創下低於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歷史紀錄,更是自2018年初達到24%高點以來的最大跌幅。」

至於衝擊商業信心的主要不確定性風險,在撰寫本文時,市場的預期是至少會有一個暫時性的權宜之計,即「第一階段協議」:如前所述,美中雙方有望達成某種程度和解,讓接受最新BAML調查的基金經理人的樂觀態度產生了巨大影響,其關鍵因素包括中國對美國商品(尤其是大豆)的購買量增加,以換取中止或削減某些美國關稅。

但是,儘管基金經理人對未來抱有期待,但投資情況仍不明朗。 (顯然)美中雙方尚未達成相關協議,即使協議達成,仍存在其他重要議題(例如美國知識產權保護法)是否導致談判破裂的可能。雙方在談判上也都把政治因素的考慮放在首位,合理的經濟分析得出來的結果也可能會因地緣政治的鬥爭而被改寫。

然而,到目前為止,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都安然渡過了難關,就像先前經歷過的金融危機一樣。就合理的投資角度來說,我們可以期待再渡過一次次的危機。但是,持續存在的風險和不確定性也使得我們必須繼續建立防禦型的投資組合(通過資產多元化以及投資於具防禦性的資產類別),以應對全球股市長紅即將終結的下行風險。

 

(如非特別強調,以上所提供之數據皆截至2019年11月15日。)

作者簡介  Morningstar Analysts

Morningstar Analy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