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川普稅改能順利通過嗎?

川普稅改拐彎抹角刪除房貸利息減免優惠的計劃,是正在進行式

Morningstar 01/12/17

 

Jeremy Glaser: 我是晨星美國的Jeremy Glaser。近期美國眾議院通過它所提出的稅改版本,然而,我們距離稅改議案正式立案施行的終點線尚有段距離。我今天與晨星政策研究董事Aron Szapiro一起討論此議案。

Aron,感謝你來與我們分享你的意見。

Aron Szapiro: 謝謝你的邀請。

Glaser: 參議院現在動作頻頻,就讓我們先從參議院聊起吧!目前似乎有許多往返的討論,嘗試形塑未來可能通過的稅改法案,會是什樣子。在此情況中,你認為參議員之間會有哪些壓力點與衝突?

Szapiro: 我認為接下來可能浮現的壓力點會在於,之前爭執不下的健保法改革,這次稅改法案將其納入。共和黨參議院提出的法案條款之一是,廢除歐巴馬健保法中對拒買醫療保險者徵稅的規定(即廢除強制納保的要求)。新制可望為美國政府在10年之間,省下達約3,180億美元的支出。你可能會問,廢除一項稅制怎麼能省下經費?答案很簡單,此議案的假設是,會去申購有聯邦補貼的保險方案之民眾會越來越少。我們了解醫療法案中牽扯到的政治角力已相當困難。共和黨此舉的確比較像是在沒有替代方案的前提下,企圖廢除法案;就如幾個月未能成功的法案廢除一樣。也因此,我們見到一些實際的阻礙。事實上,就在不久前,參議院議員Murkowski已表示,她不同意這項提案,除非已落實必要的舉措,來穩定特定的市場。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無法輕忽的壓力。

另一個問題是,他們使用的協調機制。這是參議院能順利通過議案的程序,只要超過60張票數,就能輕鬆通過法案,且不會遇到任何阻撓議事的行為。不過,這個程序從來都不是為了要通過重要性法案。它可能更適用於其他目的,而非通過像是稅改這類型的法案。但是,此手段還是有許多規定與包袱並須遵守與克服;同時,這也會為參議員衍生出許多問題。

第三項,可能是你不常聽到的項目,不過,我認為它是不可忽視的一項。也就是所謂的隨行支付規範 (pay as you go, PAYGO)。此規範可回溯到1990年的預算管理法(the Budget Control Act),而該法已於2010年做相當多的修訂。依據此法,聯邦政府能立即宣布終止強制性計劃,如: 歐巴馬健保法,若共和黨將歐巴馬健保法的1.5兆美元支出視為增加政府赤字的項目之一,並將其建置在減稅議案之中。

以上是我所預期的三個壓力點。不過,事實上,參議院(the Senate)與眾議院(the House)二院的角色與運作相當不同。不論從黨內的整合,還是純就二院提出的不同議案來看,能否順利通過稅改法案將充滿挑戰。

Glaser: 讓我們來聊聊二院提出的議案差異;尤其法案中對商業實體收入(pass-through income)的規範。你能多談一下這部份嗎?

Szapiro: 沒問題!參議院與眾議院在這方面的認定相當不同,除了在更高層面假設,我們在政策面想做的是,為商業實體(pass-through businesses)設計新的規範。這些商業實體指的是,利潤會直接進入業主口袋,且依現行規範,這些商業實體僅支付一般的個人所得稅,而非如組織化的企業使用盈餘進行再投資,並支付盈餘股利。不過,二院提出的議案,是相當不同的方法。眾議院提出的法案是,要從被動收入(固定源自於現金流的收入)中,徵收上限25%的稅,然這對積極經營業務並依照現行規範只繳交一般所得稅的業主來說,卻創造了非常複雜的綜合稅率。值得注意的是,二院對積極經營業務的商業實體該如何定義,仍存有許多問題。而這部份可能最後會以另外的規範,甚至之後看法庭對實際案例的裁決。所以,若嘗試要為這些細節的問題找答案,會非常困難。無論如何,這是眾議院的提案。

參議院提出的版本較為簡單。它就直接讓商業實體從收入中,徵收17.4%的稅率。二個版本的法案都是為了讓像是律師、交易員/券商、審計業者、建築師等專業的服務機關,面對最少的變化。這些業者將無法在眾議院提出的議案中,享有相對較低稅率的好處;而參議院的提案,則會讓它們漸漸失去所享有的好處。

Glaser: 接下來,讓我們討論對投資人會產生直接影響的法條。你能談一些新聞媒體未曾提到的項目嗎?

Szapiro: 有個還滿有趣的項目,它是在參議院提出的版本之中,我們可以在稅務聯合委員會摘要中看見它的身影 (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 Summary)。目前沒有特定的說法,暫時名為Cost Basis of Specified Securities Determined Without Regard to Identification,這聽起來可能滿無趣的,不過,它原本就是為設計聽起來無趣的項目。該條例要求投資人使用先進先出(first in first out)的方式。這條規範代表的是,現行大部分用來彌補稅收的策略,以後將無法繼續使用。換句話說,投資人將無法再刻意挑選任何資產,並進行買賣交易,以做為對沖其他交易結果的手段。這將對嘗試管理稅賦的投資人來說,會是一個問題,並可能意味著投資人可望從共同基金中獲得更多的資本利得。

如我所說,我們現在只看到稅改法案的概略摘要;不過,一個潛在的負面效應是,它可能讓主動式管理基金稅後的表現,更不具競爭力。我一直提醒投資人,我們討論的是在新稅制實現之後的改變;而非各項繳交的稅賦,這些彌補稅賦損失的策略,目前確實影響了投資人的成本基礎。換句話說,它們改變了你目前所要繳交的稅款,也將會改變你未來要繳交的稅金。如果資本利得稅率將在未來產生變化,沒人能確定甚麼是最佳的策略。就目前而言,它們確實因能降低稅負而受歡迎,未來也有可能繼續如此。

Glaser: 另一個我想投資人會有興趣了解的是,房貸利息的減免。許多人名下都有登記房產。這並未出現在參議院的版本之中,不過,仍可能對持有房產的意願,或者房屋價值產生影響。

Szapiro: 我認為國會對此可能有個策略。我並不是在進行陰謀論,不過,眾議院提出的法案版本,將房貸利息減免設定上限為500,000美元;而參議院則是維持目前一百萬美元的上限。我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是轉移焦點,背後另有目的。眾議院提出的法案將標準扣除額提高一倍,同時刪除許多稅賦減免優惠,而參議院的版本更是刪除全部稅賦減免優惠。此法案的影響在於,它減少了能鉅細靡遺的條列減稅項目,並致使能受惠於房貸利息的納稅人人數,從30%減少到10%。這才是真正稅改會產生影響的地方。這等於是變相的刪除房貸利息的減稅優惠。

好,現在納稅人或許以為,這是好消息。納稅人似乎沒有太多損失。畢竟,標準扣除額可雙倍上調。但是,問題在於,在國會同意調高標準扣除額之時,他們同時取消了個人免稅額。納稅人可能認為並沒有太多差別。不過,這還是要看你的家庭人數,加上稅改法中新增孩童撫養稅賦扣抵,與其它改變的項目。原則上,沒有條列支出項目的納稅人,不會受到明顯的影響;而有條列支出項目習慣的納稅人,將無法在稅法中繼續詳列細目。這是我認為被忽略的項目,原因在於媒體多把重點放在500,000美元的上限,或者一百萬美元的上限。但是,拐彎抹角刪除房貸利息減免優惠的計劃,卻是正在進行式,且在二院提出得稅改版本中,都有包含這項。

Glaser: Aron,感謝你的分享,我們會持續觀察此議案的進展。

Szapiro: 謝謝你的邀請。

Glaser: 最後,謝謝大家的觀賞!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