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指數型基金讓我們領悟的三堂課

指數型基金投資組合並非與其追蹤的基準指數相同,故這類型基金仍有機會表現優於其追蹤指數

John Rekenthaler 16/06/17

指數型基金並未在共同基金產業掀起風潮。以領航500指數型基金(Vanguard 500 Index)為例,在此基金成立5年之後,其規模達9,000萬美元,這在當時的環境中,已屬暢銷產品,但未能被視為產品創新的領航家。不過,也由於當時未有其他業者發行指數型基金;因此,那檔基金就是整體指數型基金區塊的唯一代表。

早期,市場競爭性行銷、評論家成功的誤導投資人,將指數型基金形塑為,永遠表現落後的基金。每檔主動式管理基金都有機會打敗其幾乎零成本的基準指數。然而,指數型基金則注定會落後大盤,肇因於這類型基金雖然是模仿幾乎零成本的指數,惟由於基金仍有交易成本等支出,以至於指數型基金每年的表現必落後其基準指數。

上述的評論大致說來並非有誤。在將指數型基金與其追蹤指數報酬做比較之時,交易費用等支出的確拖累指數型基金的報酬。然而,對於規模較大的指數型基金來說,各項成本相對較低,且指數型基金的投資組合並非與其追蹤指數相同,故這類型基金仍有機會表現優於其追蹤的基準指數。低成本、此類投資策略的報酬足以弭補其追蹤基準指數的小缺陷等情形,僅管為長期以來的優勢,但未必廣為人知。以下作者與讀者分享領悟的三堂課:

1) 並非簡單的投資常識

若從定義來看,由於指數型基金未能打敗其追蹤的基準指數,這類型基金就無法被視為贏家。表現一般的投資商品,肯定無法出類拔萃;換言之,投資人付出多少,即能得到多少的回饋。程式化交易策略能在熊市表現出色,然在市況越來越艱困之時,投資人需要理財顧問的專業。以上敘述到目前為止,都是常見的道理,對吧!其實不然。前述種種乍聽之下,似乎都對。且在各種投資論壇與各式場合中,都是常耳聞的說法,也能贏得共鳴。

若從定義來看,指數型基金確實是報酬競賽的輸家;然前述定義並非要件。某個恰巧為真的現象,並不代表那是值得關注或在意的現象。指數型基金的報酬僅屬普通且無法出類拔萃的說法,是由於一般投資人誤解其中的意涵。指數型基金在扣除掉費用前,報酬表現的確屬於(或接近)普通,但這類型商品的長期表現可望同樣出色。

如同領航創辦人傑克柏格(Vanguard, Jack Bogle)所言,投資與一般性消費不同之處在於,投資人未必能得到等值的回報;不過,投資人獲得的回報,也可能大於付出的投資金額,尤其,每分錢的支出都來自於基金報酬。因此,認為指數型基金報酬表現僅為普通的評論,是錯誤的。最後,在市場具挑戰性的環境中,尋求投資顧問的幫助看似合理;然觀察多次的熊市環境,未有任何實證能證明基金經理人可預知熊市將臨,並從中獲利。

2) 合理性的強大影響力

古希臘的演說家迪摩西尼(Demosthenes)曾寫到,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自我欺瞞;原因在於,每個人都會相信他希望為真的事情。如此的信念,若運用在投資上,更是明顯。整體而言,主動式管理經理人都是絕頂聰明的人,他們也可能是最具職業道德的從業人員。然而,在論及指數型基金策略的缺點之時,他們也會難免妥協。

3) 錯誤的認知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

共同基金費用的影響,共花了80年的時間讓投資市場完全接受。共同基金一直到1920年才成為市場上領導性的商品,而低費用基金的銷售量,一直到2000年代中期才超越高費用基金。現今,對費用成本的各項論述已獲得廣泛重視,幾乎每檔基金的新級別都具有低於平均費用水平的特徵。即使投資人快速領悟到指數型基金的優點,然這類型基金依舊花了20年的時間,才成為主流商品之一。

簡言之,共同基金產業持續為一個善於說故事的領域。透明度較低的對沖基金或保險金融商品,則較無法有相同的發展。而這些基金業者敘述的各種故事,乍聽之下都言之有理,也都能說服大多數的聽眾,但經過進一步檢驗分析之後,未必每個論點都能站得住腳。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1988 年研究基金市場,現時為Morningstar 的研究部成員以及Morningstar.com的專欄作者。Rekenthaler 強調其專欄內容純屬個人觀點,不代表Morningstar 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