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大多數美股表現讓人扼腕

即便持有滿手表現不佳的股票,股票投資組合仍可能有正報酬

John Rekenthaler 18/04/17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Hendrik Bessembinder曾提出一個問題:股票表現一定優於國庫券嗎?這個問題乍看之下,絕對不能是肯定的答案,不然就沒戲可唱了;尤其,大家都清楚股票會擊敗債券。問題應該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答案會是否定的呢?

Bessembinder認定,大多數普通股的表現不會優於公債。不過,即便是股票報酬研究專家都對他的論述與其相關數據感到驚訝。持有芝加哥大學金融博士學位的Wes Gray則對前述論點感到興奮,並覺得那是個很新鮮的新聞;晨星研究副董事長John Rekenthaler則贊同Gray的意見。

不過,Bessembinder的研究報告結論並不具新意。受到報酬以複利計算方式的影響,長期持有的多檔股票報酬中位數會低於其平均報酬。簡言之,一檔股票可產生的最大投資損失,就是期初的投資金額。相反的,它能獲得的投資報酬卻是無限大。不過,一檔股票的實際報酬是有限的,但其長期的累積報酬卻可能相當可觀。舉例來說,一檔股票的股價即便在21世紀的前10年上漲9,211%,然整體股市下跌,足以拖累該股票優異的表現。若從數學的角度來看,唯有平均數大於中位數,股票投資組合才得以有出色表現。

另方面,雖然Bessembinder的研究報告結論是可預測的,但是卻不會產生顯著的影響力。讀者要了解一點:股票報酬為正偏態。只是,許多股票在多數情況下都是表現不佳的投資標的。若參考美股歷史,美股是由極少數的大贏家、一些中等表現的個股,再加上許多的輸家所組成。

接下來,再使用位於芝加哥的證券價格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in Securities Prices, CRSP)的資料庫,以1926年-2015年的美股為研究範疇。

結論簡言之:一檔股票有48%的月報酬為正值

為CRSP資料庫所有的股票在研究期間為1,080個月份之中,各別隨機挑選一個研究的月份。巧合的是,股票在選中的月份為負報酬。沒錯!個股在隨機抽樣的月份中,出現投資損失的機率會高於獲利機會。前述研究結果與Rekenthaler常提的”股票上漲機率大於下跌機率”之論點相佐;然作者強調,只要在股票代表的是整體股市,或者股票代表的是集合名詞之前提下,他的論述依舊成立。

結論闡述之:一檔股票在其49%的掛牌交易期間會有正報酬

獲悉單一個股在任何月份中表現都可能為負報酬的消息,讓人驚訝。不過,這也只是短期現象;我們都了解股票應長期持有。假設,即使任一股票在52%的月份中,蒙受損失,但48%為正報酬的月份即足以讓其整體長期投資報酬為正值。這也就是上述正偏態所代表的意思,獲利會大於損失。

不過,在所有股票的掛牌交易期之內,它們的平均勝率鮮少會優於單一月份的表現,以至於股市的正偏態不會非常明顯。原因在於,表現出色的股票會侵蝕曲線幅度。若將所有股票的月報酬在點狀圖上標示,許多點會落在點狀圖的右方,而可觀的單一報酬表現能拉高一檔股票的整體累積報酬,並降低負報酬月份的影響。不過,這些正報酬並非隨機分佈。另外,讓人扼腕的是,許多企業都在其股票報酬達到歷史低點之時,面臨投資人拋售,最終壽終正寢。

少數個股發揮最大效益

美國股市超過一半的財富來自於0.33%的上市股票。
要再強調一次,不是33%,而是1%的1/3;也就是300檔股票中,唯一1檔股票。

這裡的研究方法與上述研究方法不同,上述研究使用所有個股比重一致的傳統計算方式;大型股的比重並未大於小型股。然而,這裡報酬表現的計算方式,”規模”相當重要。不論它們的報酬表現好壞與否,規模較小的個股表現,就是無法帶動整體美股表現;換言之,唯有大型/超大型個股才足以提振美股走勢。

在CRSP超過26,000檔股票的數據庫中,精確的數字為86檔股票為整體股市創造了1/2以上的財富、282檔股票創造了75%的財富、983檔股票則貢獻100%的整體報酬,其餘剩下的25,000檔以上的股票則為中性表現。有些股票為投資人創造了財富、有些則產生損失,但大多數是表現平平。

多元分散投資標的

Bessembinder的研究下了一個明顯的結論:重視投資組合分散;尤其對使用平均報酬、總報酬差異,做為評估條件的投資人來說,投資分散至為重要。意即,對於在最低風險的前提下,追求最佳報酬的理性投資人來說最為重要。大多數股票會是不佳的投資選擇。然而,在假設個股未來表現會與其歷史表現相近的前提下,個股會有超額報酬,以至於大多數股票的投資組合都會有良好表現。換句話說,投資人應該廣泛的分散標的!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is 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for Morning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