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中國能成為已開發國家嗎?

若中國能改善其企業體質與品質、創新、提高人力資本素質、持續提升資訊與通訊方面的基礎建設,再配合提振經濟生產成長的新動力,將有利其成為高所得國家之一

在今年十九大的開幕致詞中,習近平未於言詞間明確提及未來幾年的經濟成長目標,惟他多次重申,2020年要全面達成小康社會。此目標普遍被解讀為,官方會將發展重心放在促進經濟長期穩定之上。相關官員則指稱,這並非代表中國官方不再強調具體的數字目標,而是中國經濟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不再是高速增長階段。

事實上,中國過去二位數的經濟成長,已讓國家及人民快速累積可觀的財富。世界銀行在2011年7月正式將中國上調為高中等所得國家之一,即是鑒於其人均國民所得已介於3,796美元-12,275美元之間。然而,要再進一步向高國民所得國家邁進,並非易事。資料顯示,自1960年代以來,僅有12個非OPEC國家得以順利進入高所得國家;再拉近時間看,在1990年代之後,只有台灣、愛爾蘭、西班牙、南韓四個非產油國,依序得以順利步入高所得國家之列。據世界銀行的計算,中國2016年的人均國民所得為8,260美元,若欲進入高所得國家之列,其人均所得水平必須出現近雙倍成長。

為探討中國是否能晉升至高所得國家,甚至成為已開發國家之一,晨星股票研究團隊參考美國經濟學家Barry Eichengreen與其同僚所列出的多個阻礙中等所得國家順利晉升為高所得國家之因素,對此做討論。當中,不乏常被提起的經濟成長速度過快、漸趨老年化的人口結構、高投資比重(高槓桿)等因素。除此之外,人民幣價值水平、高科技產品出口佔整體製造業出口比重的高低、教育水平的落差,則同樣被視為可能影響中國經濟升級的原因。

首先,在人民幣價值方面,若參考單一國家的實質有效匯率(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 REER),相較於2010年,人民幣現在可能已被高估達20%之多。換言之,我們不認為中國有貨幣價值被低估的問題。其次,高科技商品出口指的是,航空、電腦、科學研究具械、電子機械等具高度研發性質的製造業出口商品。然在中國經濟出現顯著放緩的前提下,它可能面臨高科技產品出口佔比難以增加的挑戰,也就是說經濟體未必能成功地從勞力密集,轉變成為知識密集的環境,並不利其晉升至高所得國家之列。同時,即使目前中國高科技商品出口佔其整體製造業出口的比重約26%,且為全球領先的國家之一;然在其依舊為許多國際高科技業者進行組裝的前提下,中國生產製造知識密集的出口商品與其創新能力,可能已被跨大。在教育程度方面,不論在其國內區域之間,或是與其它中等收入國家相比較,中國的教育水平仍存有落差。所幸,中國新生代加入勞動力市場的教育程度,已隨著經濟發展而顯著提高,惟勞動力教育程度之間的差距仍需時間改善,而這也會對中國經濟升級產生干擾。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中國無法輕鬆的晉升至高所得或已開發國家之列。據資料顯示,美國人均GDP增加到40,000美元,約花了26年的時間,日本則花了約31年的時間。晨星股票研究團隊表示,通訊科技現代化、自由貿業活動蓬勃、資本高流動性的環境,會對中等所得國家的經濟成長產生壓力,特別是來自勞動力成本相對低廉的國家。且全球化未必有利中等所得國家的經濟成長,原因即在於低所得國家具有勞動力密集的優勢,而高所得國家則具有知識密集的優勢。不過,我們認為,若中國能改善其企業體質與品質、創新、提高人力資本素質、持續提升資訊與通訊方面的基礎建設,再配合提振經濟生產成長的新動力,將有利其成為高所得國家之一。

 

2011年7月以來原幣報酬表現最佳的前5檔中國股票型基金

資料來源: 晨星(Morningstar)。報酬率以原幣別計算,數據截至2017/11/09,組別平均僅計算台灣核備銷售之主要基金級別

 

©2017晨星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晨星提供的資料:(1)為晨星及(或)其內容供應商的獨有資產;(2)未經許可不得複製或轉載;(3)純屬研究性質而非任何投資建議;及(4)晨星未就所載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及即時性作出任何保證。晨星及其內容供應商對於因使用相關資料而作出的交易決定均不承擔任何責任。過往績效紀錄不能保證未來投資結果。本報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涉及協助推廣銷售任何投資產品。

作者簡介  Morningstar Analysts

Morningstar Analysts  

-